咸鱼就要咸一辈子

© A NOVEL ♤
Powered by LOFTER

【架空瓶邪】两世月凉

  “········”汪玄疾似乎是有点咬牙切齿,但尽管如此他的眼神中仍带着一丝轻蔑。

  吴清婕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对面那人眼里的轻蔑,她的脸色猛地涨红。毫无疑问对面那人对自己的实力是毫不看重的,吴家在短短几天内被全灭也是他的功劳,但也是因为此刻的吴家剩下的全都是老幼病残及妇女的原因。就算如此,但是现在她不再逃跑而是真正面对着这个人,又如何能忍?!

  “去死!!去死!!我要你为他们偿命!你们该死!该死!!”她的脑海中巨浪翻滚,动作也开始变的疯狂起来,每一招都带着浓浓的杀气。银色光球铺天盖地的向汪玄疾扑去,“吴清婕!你还真不知好歹了!”汪玄疾躲闪着那一个个蕴含着庞大力量的光球,每一个光球砸在地上都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。鸟兽四散逃命,山谷里只剩下了银紫两色在剧烈的对抗着。

  咻---一道火光突然射出,直向吴清婕而去,她冷哼了一声,素手一挥,一片花瓣也向那道火光飞去,“姓汪的,还记得我跟你说了什么吗?你是打不过我的,赶紧把你的狗命乖乖交上来!”

  “真是一个泼妇……”汪玄疾撇了撇嘴,有这么简单吗?

  她猛然转过头去,紧盯着那道火光,里面隐隐透出紫色。“啧!”她咬了咬唇,一根银针从袖管里飞了出去,细细的针身在空中划出一道银色的线。

  来不及了。

  她眼睁睁地看着那片花瓣与火光撞上,随即捂着头表情痛苦地蹲了下来。“早点识相你也不必受到这样的痛苦了是不是?”汪玄疾慢慢地走了过来,微笑着说。

  “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把他交给你们!”吴清婕难耐地抬起头来,睁大了燃烧着怒火与悲愤的眼睛,死死的盯着他。汪玄疾看着那双眼睛,慢慢的勾起了唇角。

  吴家的人果然都是这样,贪婪的,临死前还是不愿意放弃最后一道光。

  汪玄疾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,他走上前,苍白的手指挑起了她削瘦的下巴,“那也足够把你抓回去了。”

  “滚!”吴清婕哪受得起这样的调戏,头一甩就想要脱离汪玄疾的控制。但汪玄疾的手指仿佛有巨大的力量一般,紧紧箍住了她的下巴。“你难道不知道,你长的有多吸引人吗?”调戏的话语说出,汪玄疾戏谑的眼神看向了吴清婕苍白的脸庞。“你想干什么!”吴清月神色变得慌张起来,大力挣扎着。“你是知道的。”

  

  随着圆月的移动,吴清婕也身上突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,生生的将汪玄疾逼退。“嘭!”汪玄疾被狠狠的撞到了一棵粗大的树干上,“喀嚓---”的一声,树干竟然被他撞断了,倒在地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。

  “噗!”强大的撞击一下子就伤到了毫无防备的他的内脏,汪玄疾吐出了一口血来,还来不及擦嘴角就抬起头震惊地看着天空中。

  吴清婕突然睁开了刚刚一直微眯的双眼,原来茶褐色的眼瞳此时却变成了一片银白色,看上去格外妖冶。

  她缓缓上升到月亮正中央,任由柔和的月光将她洗礼。

  女性也有强大的时候,只是很多人却未曾体会过。因为他们几乎从来都不知道,从这么一副身躯中能迸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,才任由自己把她们逼疯。

  一道细小的银光缓缓从她指尖射出,轻飘飘的向汪玄疾飞去。汪玄疾想起身逃走,去发现自己丝毫不能动弹。“啊-----!!”银光射进了汪玄疾的身体,他在一声惨叫中化成一道白烟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,只留下地面上的一个深坑。

  月光依然流淌着,天地之力仿佛都在狠狠的震颤着,不过却依然这个世界的表面却依然柔和。

  一团光球从她腹中缓缓飞出,闪着柔和的光。一丝丝月光融进了光球中,它越变越大,最后竟然化作了一个婴儿,落进了吴清婕的怀中。她轻轻的抱着这个婴儿,他很安静,棕色的发柔柔的覆在头皮上,浓密的睫毛宛如一把蒲扇一般扑闪着。

  真像我呢。

  吴清婕笑了起来,笑着笑着,眼角却渐渐溢出了水花。泪顺着脸庞滴落而下,在月光的照映下显得晶亮无比。

  “你爸爸曾经说,我们一家子要和和美美的,平平安安的。”

  她将额头抵在婴儿的额头上,轻轻的吻了吻他的鼻尖,婴儿仍在酣睡着。

  “如果你长大后见到他,就说,” 她咬了咬牙,眼里的泪水流的更加汹涌“妈妈走的太远,把你丢下一个人走了,让你跟他说声抱歉。”她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东西,轻轻的将它放在了婴儿的胸口上。银光从她的身体倾泻而出,向那个东西涌去。东西一点一点的融进了婴儿的身体,不见了踪影而此时婴儿的额头上也出现了莲花似的纹路,纹路在婴儿额头上发着萤光。吴清婕手一抹,那个纹路便消失了。

  永别了。

  吴清婕的身体化成了漫天的花瓣,托着婴儿缓缓落在了地面上。一块玉牌也落在了婴儿的身边,上面“吴清婕”三个红字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两个金色的字:“吴邪”。

  过了半晌,森林深处发出了几声微响,几个人落在了婴儿的身边。一个人俯身将婴儿抱起,对后面的人说道:“赶紧走,没时间了!”就消失在了森林中。另一个人弯下腰将那枚玉牌捡起,紧紧的握在了手中,也闪身离去。夜风撩起了他的衣摆,一个玉坠随之出现,上面刻的是一个大字:“张”。

  地底深处。

  “汪玄疾死了。”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。“恩,我知道了。”一个坐在椅子上的人淡淡的答道。他缓缓摩挲着手中的串珠,脸上勾起了一抹笑容。

  还是让他回来了啊。

评论
热度 ( 15 )